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仙道极宠 > 第一百一十七章:忘川河边

第一百一十七章:忘川河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药似有所觉偏过头来,微微一笑,“小魔物?”
  
  卧槽这人喝毒药喝得这么开心!居然还有脸笑出声!?她都没眼看下去,心想反正也被发现了,干脆一把推开门,“你喝的那什么啊,有毒你知不知道!”
  
  北药愣了一下道,“你怎么知道?”
  
  “这么冲的味道谁闻不出来啊!”泯泯道,“你赶紧催吐,我试试看你还有没有救了。”
  
  话是这么说,事实上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根本不可能让他有事。哪怕救了他以后,自己很可能直接倒地不起,耗尽灵力。
  
  倒不是她圣母,而是作为一个医修,她能做的只有救人,至于惩恶扬善,自然有侠客去做。
  
  近距离辨别药汤,她心里蓦然一凉。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个药方她是知道的。
  
  一双杏眼睁大,夺走了那碗浓黑的药。
  
  “你想做什么?都让你不要再喝了!”泯泯嘴唇有点颤抖,“你这是喝了几次了,啊?”
  
  “每个月都会喝一次,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间断过。”北药眉眼弯弯,任她拿着自己那碗药,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着急。
  
  她定定地看他一眼,又低头去闻那碗药,心里那点侥幸却沉到谷底。将药碗放下,她一字一顿地说道,“剧毒,你喝了这么久……我救不了你。”
  
  她没说的是,这种药叫“傀奴”。
  
  药方刁钻至极,用尽了各种珍稀的补药毒药,佐以药浴,能让一个人在短短几年之内,变成一个“药人”。药人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从内而外的痛苦,堪比锥心之痛,只是最残忍的却是,熬过这段时间之后,就是药人的死期了。
  
  制作药人的人浪费这么多珍贵的药物,怎么会无所求?药人周身皆是毒,心脏却是上佳的补药,堪称术士们一直追求的长生丹,吃了能够久活不死。便总有天赋不够,或是修炼太慢的修士四处高价寻求药人的心脏,以求延年益寿。
  
  北药眼睫颤了颤,好像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劈手夺回药碗,仰头尽数喝下,药汁从嘴角流下一线,流进苍白的领间。
  
  片刻,将碗放下,侧着半张脸,眼中有着及其陌生的神色,“出去。”
  
  泯泯怔怔地看着,手僵在半空中。这人第一次露出棱角,却不令她害怕,只是感到陌生。空气都是安静的,身后两个哥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进这间屋子,她和北药两个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别……别再喝了,虽然很难,但我可以想想办法,也许……”
  
  “我让你出去!”青筋毕露,苍白的脸上露出从未见过的骇人神色,一双漆黑的眸子仿佛沾着深渊里的死水,又好像永远没有日出的黎明。
  
  泯泯眨了眨酸涩的眼,乖顺地走了出去。
  
  屋门再度关上,一个侍女在角落处无声显现,担忧的唤了一声,“大人。”
  
  原先坐着的北药抑制不住地剧烈咳嗽起来,从椅子上滑落,头无力地搁在椅面上,黑色的血从嘴中喷涌而出。
  
  甩开一边欲上前扶他的侍女,他突然弯起嘴角,眉目弯弯的,只是不巧染了肮脏的血液,若不然,还应当像是泯泯初次看见他的那样干净而随性,应该是好看的。
  
  可他笑了没一会,血大口涌出,打湿了衣襟和面容,低头看了看,他笑道,“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红色的血。”
  
  侍女手足无措,跪在一边低低泣道,“大人何故舍不得一个人间女子?这次如果不能成功,想要再找到这么合适的药人可就难了。”
  
  北药弯弯嘴角,目中却是坦然和庆幸,“你没听见,她自己能闻出这是毒药么?”
  
  “那又如何……只要婢子扣住她,将毒药灌下去,她难道还能逃脱么?”
  
  北药摆了摆手,将嘴角血迹擦去,“不,这样的深渊,何必再拖别人下水。本来,这药也是该我吃的。”
  
  侍女泫然道,“可这终究是毒药,就算是以毒压制毒,也只不过是饮鸩止渴,况且你只有……婢子、婢子失言,婢子该打!”
  
  北药轻轻抓住侍女不断往脸颊处用力掌掴的手,一不小心沾上一点血迹,那双细嫩的手瞬间冒起一阵黑烟,侍女惊叫一声,跌坐在地上只是那只手却不动,依旧在北药手里腐化着。侍女面上痛苦又愉悦,高高仰起头。
  
  “哎……”北药触电似的收回手,轻叹。他身上带剧毒,别人碰都碰不得,然而这毒,最先伤害的永远都是自己。今日的药,原先就是为她准备的,只是在那一瞬间,他居然心软了。
  
  “你也回去吧。”平淡而冷静道。
  
  “可是……”侍女还欲再说什么。
  
  见男子终究是缓缓站起身来,走向里间,侍女咬着下唇,终于是离开了。
  
  …………
  
  “这人好心不是驴肝肺呀!”泯泯刚走出门,委屈得掉了几颗金豆豆。她容易吗她,被这个人拘着一点自由都没有,她还偏要管他的闲事!也不知道什么人意图谋害他,这人心可真大,都说了有毒有毒,还偏偏不信!真不知道给他下毒的人是何方神圣,能得到如此的信任!
  
  她瞎猜了一堆有的没的狗血大剧,最后把眼泪收了收,绕过一个亭子。
  
  一堆枯枝摇动,从里面钻出来两个穿着光鲜的幼童,一男一女,宛如玉女金童。
  
  那两人将泯泯上下打量一番,上前拽了拽她的衣摆,抬着头说道,“姐姐,你跟我来。”
  
  泯泯:???
  
  那女童转过身,小小的两根羊角辫随着动作一动一动,煞是可爱,短手短脚的跑了好几步,回过头来招呼泯泯,“姐姐快些。”
  
  那男童朝着她身后两个影子似的大哥做了一个手势,他们俱愣住,随后点了点头,消失在原地。
  
  泯泯的手被小女孩紧紧握着,她都能感觉到那小小的掌心中湿漉漉的汗珠,小女孩一个踉跄,泯泯一着急,直接将她抱起来,道,“小心点呀,你要带我去哪里?”
  
  男童撇撇嘴,用眼神表示对女童那点小把戏的不屑,女童嘻嘻一笑,将泯泯的脖子搂紧了,趴在她耳边奶声奶气道,“姐姐,我们去莲池那边好不好呀?”
  
  泯泯被这小奶音萌得说不出话来,虽然想到莲池离此地还有一些距离,但是晚上也没什么事情,去一趟也无妨,只是见这两个孩子年纪太小,不免有些担心,便道,“好啊,不过你们的父母知道你们出来玩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