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剑归来 > 第二章 梨花渡劫 太白遇仙

第二章 梨花渡劫 太白遇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第一仙林中,白雾弥漫,豺狼逃生,虎豹惊走,虫鸟避难。一时之间,原本栖息在此地的生灵都是逃遁而出,蛇莽结群,飞鸟掠空,乌鸦漫天嘶喊,虎狼如临大敌,奔下山去,朝着清河村而入。
  一个存在万年的异修将在第一仙林渡劫,其威势不是这些灵智尚未开启的野兽所能抵挡的,莫说是抵挡了,哪怕被那天雷擦到边、触及身便是要身毁魂灭,这种级别的渡劫远非他们所能接触的。
  说话少年受困第一仙林中,在穷尽一身本领不及脱身之时,只见一
  
  伟岸的身影已经到了身旁。好大的身躯:
  一枝躯干如同磨盘粗,三丈之高深入白雾不见尽头。数个枝条伸展而开如同手臂挥舞不停,那从枝条而延伸的一个小小枝条便是将自己捆绑不得动弹。
  三丈之下,磨盘般粗的身躯上镶嵌着一个巨大的面庞,且看到:一双巨目如同两个灯笼大小,不见鼻梁、耳朵,唯独巨目之下有一巨口,说话间足可以吞下一个成年人。在观其一张一闭的口之下,长着密密麻麻且细小的枝条,如同是人族的胡须一般。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今日便是替我来受这天劫吧”巨大的口一张一闭,竟然是传出一句句人言。
  叶落躺在地上,看着眼前一颗会说话的梨花树,拼命叫喊。只是这一片山林中,别说是一个人影,就是那些平日活动的兽族都是逃命去了,哪里还有什么人来救他。
  一番挣扎无望,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悲敢,竟哭泣起来。这一感,只因自己出生卑微,不曾习得什么脱身之术;这一感,因已知无人来救,亲人早故,世上唯留自己孤苦一人,谁又能听到自己的声呢;这一感,自己这十多年,不曾享得人间之富贵荣华,却是受尽人间的冷嘲热讽、白眼讽刺。
  转身一想,这十年时间,如同漫长的一百年,孤苦、无依、寒冷、疾病、挨饿所有的苦难都尝过了,不知挨过多少个食不果腹的夜晚,不知在多少个梦里哭着醒来。十年艰难的生活,换不来这世间的温暖,到头来,却是便宜了这个老妖怪。神啊,你真的能看见吗?就请你救救你这个忠心的臣民吧,我将所有的希望都给你了,我想要活着,无论这一生贫穷、富贵、疾病、平安,只要让我活着便好,这是我最后的奢望了,难道神你也要收走吗。
  无可奈何的叶落,将最后生存的希望寄托在视若神明的神上。这么多年了,有神吗?谁曾不见过;有仙吗?谁都没见过,至少在清河村的众人都没有见过。那所谓的仙,也是万年之前的传说罢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所谓的神,所谓的仙,早已不在了。
  一阵阵清香自身旁传来,白雾笼罩,也不知此刻身处何处,被那一棵梨花妖怪捆绑之后便是带着他一路狂奔。不知去往何处,不知走到了哪里,也许是更远的地方,很远很远,远到没有人能够看见自己死后尸体的地方。
  半柱香的时间,四周的白雾有些稀薄起来,能见度也渐渐远了。在梨花树妖的手中,能看见这是一处高峰,很高很高,足有万丈之高。低眼望去,山下皆是一片平原,还能看见清河村,只不过原本住着几百户人家的清河村此刻在自己的眼中如同弹丸般大小,一条河流自他所在的山脉脚下~流下,甚至可以看得见清河村西侧的三片仙林。
  这里是太白仙山,曾经传说是神仙修炼的地方。叶落仿佛想起了什么,这十多年他虽然没有来过太白仙山,但对于方向还是很有感觉的,既然能够看清清河村以及仙林,还有那条河水,便是很好判断了。
  “嗖、、、”就在这山峰的顶端,叶落口中的梨花老妖树枝一颤,叶落直接被扔了下来,随即那捆绑叶落的树枝和驱赶连接的部分断裂开来,树枝依旧缠绕捆绑着叶落。梨花老妖不再理会眼前的少年,而是在最高峰之上开始朝着四方朝拜。
  在梨花树妖的一旁,有一个石碑,光滑如镜,很是规则,上面空无一物。奇怪的是,这块石碑好似和流传所说剑仙陨落之后留下的石碑一般无二,且这石碑身处万丈高山之上,定是经历了岁月的风吹雨打,却是依旧如同新刻的一般,丝毫没有岁月侵蚀的痕迹。
  直到看到接下来的一幕,叶落的心悬在嗓子眼上,如同见了鬼一般。
  在石碑之侧还有一块很小的石碑,写了一些字,至于是什么,显然由于年代久远,已经看不清了。
  这便是传说了万年的落仙山啊,可是,这里不是叫做太白仙山吗。叶落此刻心中浮浮沉沉,早在很小的时候,便是听老村长讲过剑仙的故事,对于这块石碑的刻画十分详细,今日~他见到了,而且是在太白仙山上。如果自己所料不错的话,在那空无一物之侧的小石碑之上刻写的字是落仙弟子的亲手笔记,传闻中落仙弟子悟道便是石碑旁,后返回落仙山刻写道:
  一剑寒芒诛轮回,万年之后我欲归。待得石破字消时,九九归真渡轮回。
  “剑仙,我守护了你的誓言已经万年了。而今,我所答应的已经做到,也请你当初许诺的兑现吧,助我渡过这万年大劫”梨花树妖道。
  枝条轻轻触摸石碑,一股柔和的力量将石碑笼罩,树妖口念咒语,不知所言是何。
  少顷,石碑便是绽放一道光芒。
  金色的光芒自石碑之中散发而出,光芒映照,足有七尺之高。伴随着金光的闪耀,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石碑之前。面容清晰、身躯棱角分明,好似真人一般。
  是一中年男子,一身白色金边长袍,目光空洞,好似是失神一般。
  身影出现,随之而出的是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意,寒风阵阵,虚空中似是有刀剑寒芒之影,裂空作响。
  “砰、、、”一道轻响,呆坐在地的少年回头而望,将自己五花大绑的枝条竟在这一瞬间断裂开来,再观老树,与那身形距离不足一丈,几道剑风直接是刮在身上,那足有三寸之厚的树皮竟然被突然刮起的剑风斩落。
  纵使拥有万年修为,也扛不住剑仙陨落万年之后所残留的剑风。
  说来也怪,那剑气纵横仙山,老树被斩得叶落枝散,而少年却是如同没事人一般。一代剑仙陨落万年一缕神魂也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势,可想万年之前那一战是何等的壮观,且不言万年之事。但说这一缕神魂出现后,时而低头沉思,时而仰天观色,对于身前万年成精的老树却是置之不理。
  后者见此,心中恼怒。当年剑仙陨落之时,托付自己,守护自己誓言界牌万年之后,若是能够修炼有成,渡劫之时可以为其化解劫难,而今这一缕神魂却是对自己不理不睬,也不知是何缘故。
  “剑仙,我仰慕你之神通。如今万年已过,你该履行诺言,我大劫今日将至,性守诺言万年,难道你要误我”老树怒道,自己含辛茹苦万年时间始终守护在界牌身旁,不曾离开半步,不想今日,剑仙竟然如此绝情。
  “你一个小小树妖,也敢如此狂妄”恰此时机,神魂说话了,“这万年以来,在这灵气稀薄之地,若不是我当年教你习练吐纳之法,别说你修炼万年,纵使千万年也不过是枉然”。
  当年剑仙陨落,这一颗树妖乃是其栽种的小苗,后在其神魂的影响下,历经三十三年,便是修炼成万丈大树,没有当日教习的吐纳之法,何曾有他今日。不想事过万年,这老树才能修炼大成,顿悟灵智,引来天雷之劫难,却也敢在自己面前埋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