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剑归来 > 第十四章 造化捉弄 天煞星巧遇不死仙

第十四章 造化捉弄 天煞星巧遇不死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骤雨似箭纷纷下,狂风如刀呼呼刮;
  伸手不见五指黑,眼前点滴星火愁;
  且看剑醒何处生,莫问身前归路人。
  手臂鲜血流而不停,生命气息垂危,少年却是心坚人,眼前被雨水打湿,见不得道路,闻不得声音,神识模糊,体内经脉在八道元气施展剑术之时遭受不住强大力道有崩坏之象,却是依靠着仅存的一丝意志在大街上缓缓而行,不知走到了何处。
  头撞南墙,身子顺势而倒下。
  原来这叶落却是走茬了路来,本欲往东赶,在身受重伤意识模糊之下去了南边。
  云妄村南边只有寥寥的几户贫苦人家,而今大雨袭来,早已吹灭灯火休息了。少年不知不觉走到一处死胡同中,神志不清之下撞在一堵墙上,身子恰巧倒在一旁的废墟之中,恶臭而发,甚是刺鼻,然叶落此刻气息萎靡,已然闻不到,见不清。
  这一声却是吓得一些流浪的家畜自废墟之中逃走,有饥饿的猫、有瘸腿的狗、有少眼的怪、、、惊得这些阿猫阿狗左奔右逃,吓得这怪那怪咿呀咿呀只叫。
  然而那倒在废墟之中的少年却是已然不醒人事。
  但见这一声响动,一旁一块只有三尺之长四尺之宽缝缝补补的黄布动弹一下,那黄布原本是黄色的,经过雨水浸泡,阳光灼晒,白色的补一块,红色的填一处、绿色儿的放一处,花花绿绿,就在此刻一双明亮亮的青色眼睛却是在黑暗的夜中~出现。
  且看它是哪里的怪?
  黄布抖动,哗啦啦一响,自布下伸出一条黝~黑黝~黑的手臂来,脏兮兮、恶臭臭,黄布一动,气味散播而开。
  五根手指恰在黄布边缘,将那布条挪开,却是走出来一道小小的人儿。看他如何打扮:
  白不似白,黑不似黑。白不似白,红橙黄绿各有色;黑不似黑,青蓝紫灰皆是有。一件衣袍十种色,两条裤腿各不同,东补西凑不似衣,南缝北补万家裙。五尺身躯瘦如柴,双~腿纤细如火棍,墨黑发丝雨已湿,衣袍贴身如假身。
  细细看来,且不是一个人呼?
  “与我夺食也就罢了,怎的还惊我休息,你也好不可恶,但看你什么怪物来,惊我美梦”听得话语,果不其然,出口人言,声音稚~嫩且高调,却也是一女孩子也。
  那自黄布之下而出的人影走至少年到底之处,心中一惊,怎的在这废墟之地来了一人儿,这红色的莫不是鲜血?将那身躯推了推,搡了搡,但见丝毫不动弹。“莫要虎我,别看我年纪尚小,我可是杀过虎,打过狼,狗窝里面夺过粮,猫家之中称霸王,你吓我不得也、、、”那身影喃喃自语道。
  说出一番壮胆的话来,却是也不见那人影动弹一下,当即挠了挠头,心中一狠,当即双手将那人影翻了过来。且看那是何种相貌:
  身穿青袍血水染,衣袍裹身瘦不凡,一张天青地秀脸,紧闭双眼口不言。
  “莫不是死了也?”少女缓缓伸出手指,探向鼻子之处,却也有一丝温暖之气呼出,只是微弱。“却也吓人,怎的来我此处。莫不是见我好生欺负,来抢我地盘也。切莫装死,你且快些走开,我可不怕你欺负”装出一副狠人模样呵斥道,谁知那身躯已然不懂。
  突然间,右手拨~弄一下手臂,只见手臂如同废了一般,上下摆动一番瘫在地上,仔细一瞧,另一条手臂一处刀痕,鲜血已然在留下。
  “莫要死在此处,我可没什子钱为你买棺材,一日一餐都不曾饱,我可管不得”那少女再言。
  话说叶落命在旦夕,哪里还能说得话,听得言,闻得声,五感已然失了四,只是意识朦胧之中觉得有什么在拨~弄自己。
  几番确定,少女这次明白过来,不知这是哪家的人,却也受了很重的伤,若不救治,却也是要死了也。
  怎的救他?
  但看少女拍了拍自己的胳膊,用残破的衣角擦了擦,含在嘴中,用贝齿轻~咬手臂,直至流出~血来,一排牙印依稀存在手臂之上,却也不觉得痛,当即将手臂放在少女的嘴角之处,任由鲜血流入。
  却说叶落此刻气息垂危,单口紧闭,鲜血不曾入口,却是从嘴角滑落。
  少女伸出右手掐着嘴唇,将手臂放在嘴唇之处,致使鲜血流入。
  且说这少女是何人?她本天地不死仙,出生云妄命多艰,半月藏母年藏父,生来便是不有亲,三岁乞讨百家中,一日一餐不裹腹,夜眠废墟猫狗中,无以为乐野妖伴,黄布之下渡余生。而来已是十三年,命中有此一相逢。
  有词道:天皇皇,地凉凉,雨夜偏逢薄命郎。命哀哀,运丧丧,云妄村中多惆怅。一个多灾的主儿,一个是多难的人儿,一个太白仙山巧机缘,一个太虚山中悟仙机,且说无极变幻无穷至,天煞却遇不死仙。
  好个机缘,鲜血入口,如同枯木逢甘霖,大旱巧遇海,生机薄命发,气息流转经。
  那刀伤渐渐而合,错骨却是暗暗而复,体中经脉如重塑,体内元气又回转。好个不死仙,有诗写道:
  大道无形隐于世,万法归一不死仙;
  生死之道为常理,却说三州有奇缘;
  一滴鲜血如万药,救命还需回转丹;
  谁知仙落云妄中,三魂归殿也可还;
  阎王差人勾魂来,也得瞧得三分面;
  何人抵得此番难,荒州之中多神仙。
  且说叶落,神识迷离,意识渐无,隐约间,白雾笼罩,烟霞漫天,抬眼望去,但见:脚下白雾腾空起,入眼虚幻似仙山,这头白鹤而飞,那头凤凰展翅,四周了无人际,身处仙界脚下雾,七彩光芒映当空,翠绿山川远而去,溪水而流万丈瀑,身子轻~盈如飞舞,游荡仙界不得故。
  自那仙山一川,腾起一股青烟,只见白云闪烁,烟霞而出,似有身影飞驰而来,却是一位老者腾云驾雾而至。且看那老者:
  白发白须白绸缎,嫣然一顾天上仙。手握浮尘游四海,脚踩祥云荡八荒。霞光映照已成仙,万年不问俗世间。
  “敢问仙者,此乃何处?”叶落躬身行礼问道。
  老者驻足而下,落于身前,浮尘摇摆,淡然而笑,“此乃天外天,九霄之地。小道友不知何方成仙,来此仙宫何干?”
  “我本来自三州地,不知此处有神仙。还望仙家多指点,送我而归人世间”。
  “若回人世,且也不难,送你一枚还魂丹,三魂七魄入凡间。只是观你命中难,定是巧遇不死仙,若问尘世多纷乱,皆在弹指挥手间。你我相识,便送你一句真言:天煞之星凡间有,苦命却是难成全,欲修大道东方去,万法能成皆靠缘”。
  且看老者拿出一枚丹药,便是腾云驾雾而去,不曾多有逗留。
  “敢问仙者何名?”
  “大道而成一瞬间,寻得三界天外天,九霄云外为我地,自称我为万法仙”。
  叶落听了言,将手中丹药吞了,突然天崩地裂,云散雾开,烟霞不见,山川而消,身子一晃,如跌落万丈深渊。
  只觉口中有物,闻得刺鼻之味,听得叫喊之声,梦醒之时,忽然惊起。“这是哪里?”
  突然的叫喊,却是吓得身旁少女跌倒。
  睁眼而观,周围废墟一片,入眼狼藉,四周恶臭连连,但见一旁身影,不知何人。
  定了定神,看向那少女,“却是你救了我?”
  “莫不是我,还有他人乎?”少女答道。
  拍了拍脑袋,却也清醒过来,忽然一惊,自己右手手臂伤势已好,左手手臂已然无缺,身上却是不觉丝毫疼痛。
  “不知什么灵丹妙药,让我恢复如初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