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剑归来 > 第三十七章 谋定而动 长族遇劫

第三十七章 谋定而动 长族遇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说王仁汉与几人分别,各自回房休息而去。
  但见夜中暗行一人影,落于门前,不与敲门却而推门入之,正是叶落是也。
  王仁汉见得自门而而来的少年,双目一皱,问道,“你是哪家的孩童?怎的却也入错门,进错了地方也。与我说来,好些带你寻家人去”。
  火族家大业大,孩童常有,而观其少年身无灵力,想必是不曾修炼的凡夫俗子罢了,只是其眼中有神,容貌上等,但见一头白发,却也是极为特殊的身貌,他在火族当值多年,怎的也想不起族中还有一白发少年在,故而问其名姓。
  叶落并未回答,将门关了,缓缓坐于木桌之侧的原木凳上,打量着眼前男子,却也和画中的无二,想来那余香真也是过目不忘的主儿,当时画影图形之时心中奇怪,穿着打扮皆是画的入神几分,今宵见了本人来,果真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心中暗叹,还真是一翩翩男儿郎。
  见少年不会话,反倒是入门而落座,却也不丝毫的生疏,此大为怪异,王仁汉心中戒备,若是火族之中的常客,他跟随家主自是见得,未曾听闻有一白发少年郎来,怎的此少年来到陌生之人屋中,反而如此淡定,心中生疑,虽是戒备,却也并不做声,想来一个身无灵根的十多岁小童,怎能使得自己一名结丹的修士而紧张,当即又问曰:“你姓甚名谁,是哪里人也?”
  “我本姓叶,单字为落,乃是山河镇外北域之中山中山清河村人。想必道友也不曾听闻,此番请来,却是有事请教于王道友也”叶落回话道。
  此番话语,王仁汉心中更是诧异,叶落之名他自是不曾听说,但也奇怪在此处,自己不识得他,这怎的他倒是识的自己,那山外山清河村是何处?自己并未去得,更未有亲戚故友在外,当即又问曰,“敢问这位小道友,寻我何时?若是问些寻亲探故之事,我怕是难以回答,我不曾识得你,若是问些山河镇的奇闻秒事,我倒也知晓一些;若是询问山河镇中家族错落,我也是明白一二”,少年开口称呼其为道友,他自是以道友而互称,只是如此叫起口来有些奇怪,因眼前少年体无半点灵力,定是不曾修炼的主,怎的也敢称呼他人为道友,尚且自己为结丹境界,若是他真是有心,也不是自己自居,称呼自己为一声前辈倒也不为过。
  “我不问什么山河秘闻,也不问什么山河家族。只问亲故,不知王道友可否知晓一位名曰火焰绍的男子,此人乃原本火族家主之子,后因家族变故外出谋生,却是在数月前再次被请入火族之中,消失了踪迹,只因此人欠我灵石千万,骗我家资若干,今番寻来,意欲讨债”。少年缓缓而言。
  叶落如此说来,也是有其缘故,若是让他人知晓自己乃是为了救出火焰绍,只怕此人心中警惕报于火傲天知晓,乃坏了大事也。只是称作讨债的,想必他也不信,此也反倒是好事,一虚一实,讨债是虚,打听火焰绍下落是真也。
  此话一出,王仁汉听闻火焰绍三字心中大惊,上前一步,单手成抓,直取少年脖颈。火焰绍是何人,在哪里?他心如明镜,但正是如此,这一小小少年,竟然知晓火焰绍来了火族,他是外人,怎的知晓家族之中事也。
  一出手便是杀招,强大的灵力迎面袭来,少年感受到强大威势,眉头一皱。
  眼下若是动手,则会招惹来许多人也,大不方便,此次前来是为了暗自打探火焰绍的关押之地,若是出手,则会引得他人注意,打草惊蛇,此乃下策也。
  当即元气暗涌,形成一道铜墙铁壁挡在身前,那如同鹰爪的五指虽然强势,但在其元气之前,却是进不得半分,这让王仁汉心中更加惊骇,此乃何种道法,少年体内毫无灵力自己探知的一清二楚,但他怎的能抵挡自己的攻势?况且自己乃是结丹修士,竟然对一少年取不得半点上风,实在怪事。
  “王道友何必如此动怒,若是你还念及前任家主半点恩情,还请收了气息,若是引得他人来此,只怕你也不好交代,况且你知晓我的来意,泄露火焰绍行踪本就是惹恼了你那主子,让其知晓,只怕你也不能全身而退”少年平静道。
  男子面如铁色,他自出道以来,虽说略历不足百年,却也数十年之久,所见之天资极高者也是有之,从未见过似少年这般奇怪的修士,神识探知明明体无灵力,却是拥有抵御自己的实力。
  被少年说到痛处,眼下也不可取了少年性命,当即收了力气,问道“你究竟何人?为何打探少主之事?”
  “我是何人等待我见到火焰绍你便知晓,我适才一问,你还尚未回答”叶落站起身来,顾了男子一眼,“昔日火族家主为人宽厚,待你们这些护卫如同亲人,而今他身落冯家,其子却是被你等关押看守,此火族家业被人霸占,但凡你们这些人能够念及亡故之人的半点恩情,也不可做出如此大逆之事。何况火焰绍本无心卷入火族争位之事,只是被人蒙蔽罢了,我想此事,你身为火傲天之所从,更是知晓。我今夜而来,一则为了打探火焰绍关押之地;二则也是为了让你能够选择一条正途。修士者,一则修炼心,二则修炼气,心神不宁,做出违心之事,道心受损,只恐你日后修炼之途将不远也”。
  眼前少年虽小,但说出的一番话却是有理有据,不曾想到,一个看似年不过十五的小童竟然也说出这一番道法之心气来,让他有些刮目相看,此少年,莫不是万年不老妖人?
  “而今山河乱世,今夜山河府邸前来,想必邀请火族前往冯家灭邪,你身为火傲天之随从,若他而去,你定然随之,生死难料,不如当下收心,留一些福泽于地,日后纵使而回,也有计较之善得,在山河镇中有一容身之地。汝之志,乃在远方,何必为了眼前污浊误了前景光明。我之言,你细详之”。
  王仁汉背脊发冷,听得一席话,感悟颇多。当即心中意回,如同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当即道“虽不知你何处探知的消息,来寻少主。不过我虽跟随家主,却也心中有几分良~知,你也未曾说错,原家主在世之时,待我等众人如同亲眷看待,今番陨落,家族之事皆是由副家主打点,我等只是一护卫,火族之变,也并未我等所为,只是奉命行~事罢了。但在我道明少主关押之地,还请你据实告知与我,你寻找少主真是讨债?”
  想来也是不信,若是一个讨债之人大可不必费尽周折寻火焰绍来,既然来到火族也不可如此不动声色。而少主出走多年,来时观其行为举止,也不似在外欠人钱财之态,其为人正直,虽实力低下,但品行正端。
  “我乃他之故友,曾相识危难间。而今听闻他人言,在火族受劫,故而特来相救,若是你能助我使得火大哥出劫,余后之恩,定然是不负。”叶落据实答道。
  但见少年言语真切,神态严肃,不似是说得假话,当即出门探得周围无人,紧闭房门,又在其内打了几道简单禁制,道曰“实不相瞒,若是说知晓关押少主之地在火族之中不出一手之数,你今日前来问我,想必是知晓一些风声,我但就说明白了,我将地址说于你听,你切不可再传他人耳,否则此事泄露,反倒是害了少主之性命也”。
  叶落点头答应,绝不向他人提及。王仁汉这才说道,“火族西南角,院中有一山林满布梅树,林中有一井,名为火洞,此看似是井,实则乃是暗道,其上水深不足三尺,待得机关开启,阵法发动,井水退去,便是显现出一通道,入得通道,便是暗室也。少主所关押之地,正是那暗室,只不过其中阵法厉害,若是不懂得些退阵去法的门道,万万不可入,否则白白浪费了性命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