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霸道仙侣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新晋仙侣

第一百一十二章 新晋仙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小腾在外面晒着太阳,梦诗蓝在里面做着糕点,这是有史以来难得的清净。
  
  “这是我的新手艺,尝尝?”
  
  梦诗蓝款款而坐,开始有了些许贵妇人的气息。
  
  那是一种难得的芬芳。
  
  徐小腾瞅着梦诗蓝,脸上满是笑意:“诗蓝,你知道吗?有一种感觉一直在我心中滋生,但是我一直没有说。”
  
  “哦?你倒是说说看。”边说边吃糕点,沾了半张嘴,却无半点不雅。
  
  徐小腾放下二郎腿,仅仅拿起一颗葡萄看了又看,晶莹剔透,比那人界的还要清爽太多:
  
  “有一种熟悉是越来越陌生,有一种陌生却是越来越熟悉。”
  
  梦诗蓝笑道:“这不是废话么?”
  
  徐小腾还在盯着葡萄:“就比如宝贝你,我已经知根知底,啥也看遍了,但就是越看越好看,每天都不一样的好看。”
  
  “少贫嘴!那你看葡萄干啥,看我啊!”
  
  徐小腾哈哈一笑:“每天都有限额的,今儿个一下子就全部看完了,以后还看啥?”
  
  梦诗蓝突然脸色微红:“这你就错了。”
  
  “为何?”
  
  梦诗蓝擦了擦嘴:“因为你现在即使看我,那也只是看的脸啊!”
  
  徐小腾当即来了精神:“今天想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吸收这天地真气,起早了。”
  
  “怎么?”
  
  徐小腾笑道:“不怎么,我觉得你说的话很对,目前也就只能看脸而已,吃完东西,你跟我去里屋一趟。”
  
  梦诗蓝默默吃着东西不说话。
  
  或许这仙界的天,与那人界的天使一样的,按照徐小腾目前的猜测,应该是在不同的维度吧!
  
  或许与自己之前的宇宙,也是在不同的维度,可能是因为某种事情,或者是自然发生的意外,让自己之前的宇宙能够有隐约的界限出现在这仙界之中。
  
  这不,黄昏时分,徐小腾龇牙咧嘴地扭着腰出门的时候,看到的正是那黄昏秋色。
  
  身后的梦诗蓝显得有些慵懒,裙子也不再是之前的气质裙装:“怎么,好看吗?看够了没?”
  
  徐小腾看着那夕阳快要掉下去的方向:“很美!”
  
  “原来你看的是秋色,小腾,没累着吧?”
  
  徐小腾装作差异地转过身来:“修仙者体魄强韧,遇上低境界的人刀枪不入,哪能会累呢?”
  
  梦诗蓝悠悠前行站在了徐小腾面前,挡住了整个夕阳:“那咱们天黑时,再切磋一番,我感觉是不是我这辈子都不用修行了,靠你就行了,刚才那会儿,境界又升了些。”
  
  徐小腾笑道:“两全其美吗?哈哈哈!”
  
  梦诗蓝站了回来,与徐小腾肩并肩:“蓝腾13年秋了。”
  
  “冬季会下雪吗这儿?”
  
  “我哪知道,我也才来。”
  
  “那你去找婉柳问问啊!”
  
  “不去,一去就是个麻烦!”
  
  “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还怕麻烦?”
  
  “额......诗蓝,你想说啥?”
  
  “没啥。”
  
  鹤仙宗大门处,一行三人走了出来。
  
  见者纷纷行礼,甚至不少的人都有着讨好的意思。
  
  茶摊前,三人站定,红衣男子敲了敲桌子:“老人家,人我给你带来了!”
  
  老人颤颤巍巍地拧着一个茶罐就出来了:“哎呀,长老实在是客气了。”
  
  “若是这家伙不听话,你就到时候直接跟我说!”红衣男子笑着说完,推着钟南就往前走。
  
  “司命叔,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红衣男子笑道:“既然你在这宗门之内都不安分,那就带你去一个距离那升仙之地最近的地方,让你再历练历练!”
  
  “司命叔,不能这样!我不想去,那地方有啥好玩的......不,有啥好历练的?”
  
  红衣男子当即收了笑脸:“玩重要还是命重要?”
  
  钟南哭丧着脸:“有那么严重吗?”
  
  红衣男子站定:“若是那场大战再来一次,你觉得你能存活的几率是多少?”
  
  “这不有你们的吗?”
  
  “我们?就连你爹和我,都会成为炮灰!”
  
  “这......”
  
  “这什么这?赶紧走!趁现在生活还很安稳,你不得不去!”
  
  钟南耷拉着脑袋,完全靠红衣男子推着。
  
  “司命叔,你是想让我去与那些普通人一起生活吗?”
  
  “普通人?普通人也是人,除了境界不高,职责不同,思想那都是一样的!你去生活了,你就知道有多难了,而且,我得告诉你,那地方,还真是有些难生活,你去了之后,我不会再管你,除非你捅出大篓子!”
  
  红衣男子瞬间带着钟南起飞:“若是那样,倒是会管你,重新把你丢进那升仙之地!”
  
  “司命叔,过分了啊!又是几百年,对于一个神仙来说,这太过分了啊!”
  
  “过分?有你的命重要?或者说有你的成长重要?”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再顶嘴试试?!”
  
  烟花巷没烟花,只有各种花。
  
  现在是各种黄红叶子飘成了花。
  
  巷子里来了个不速之客,左看右看,看到的都是姹紫嫣红。
  
  花不香人香,酒不醉心醉。
  
  张翁计快步向前:“这位公子,是想要喝酒呢,还是想要谈情说爱?”
  
  钟南瞧着这男人的模样,顿生机警:这司命叔,挺好啊,还给我安排了护卫,看来也不算是什么惩罚嘛!
  
  钟南随即笑道:“谈情说爱为何物?”
  
  张翁计笑着环指一圈,当即一堆千娇百媚出现在各处门前,皆盯着这边:“公子,就是这样。”
  
  钟南当即很是尴尬,还没想好怎么说,嘴巴里倒是说出了三个字:“要钱吗?”
  
  张翁计当即收了笑脸:“公子,这哪有不要钱的说法?真正的谈情说爱,那也是要给钱的呀!”
  
  钟南终于找到了台阶下:“没钱,我去前面逛逛!”
  
  张翁计也没有拦着,只是遥遥说道:“没钱你就只能看,就只能看啊!”
  
  钟南摸了摸衣兜,没带几个钱,瞬间有些难受。
  
  漫无目的地走在烟花巷中,转身,完全看不到红衣男子的身影。
  
  “我就不信了!”
  
  随即跑进一家玉器店,拿起还算是比较名贵的玉器就要走。
  
  “公子,你还没有给钱呢!”
  
  钟南摸了摸口袋,随便掏出来一锭银子:“给了!祝老板生意兴隆啊!”
  
  “哎?公子,仗着是个神仙就想强抢?”
  
  钟南转身:“未曾!掌柜的,您说这话就不对了,我给钱了,如何是抢呢?”
  
  “不是,你拿的这东西,可是很贵的,上面都有价码!”
  
  钟南顺手毁了价码:“哪儿有价码?没看见啊!”
  
  还不等掌柜的说话,钟南又说道:“掌柜的,既然没有价码,你又如何确定这东西很贵?”
  
  “嗯,我瞧着可能还真要贵一些,雕琢还算可以。”说完话,又丢了一锭银子。
  
  “走了啊!祝老板生意兴隆!”
  
  老掌柜走到门前,吹了一声口哨。
  
  张翁计瞬间就到:“掌柜的,怎么了?”
  
  “这......这位公子就给了两锭银子就想拿走咱家最贵的玉器!”
  
  张翁计拦住了钟南的去路:“这位公子,刚才都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没钱只能看!”
  
  钟南戏谑道:“这位老伙计,按你说的,那自然是有钱就能买啊!”
  
  张翁计似笑非笑:“公子可会说笑,你跟我来。”
  
  “怎么,老伙计这是想要教训一下我?我都说了,有钱就能买,我给钱了啊?又没偷没抢,你们得讲理啊!”
  
  张翁计当即拉下脸来:“公子,道理不道理的,你随我来就知道了。”
  
  随即笑道:“掌柜的,一模一样的还有吗?”
  
  掌柜的转头一看:“有有有!就在那儿放着呢!”
  
  钟南当即顿了顿:“不是,你们不卖就早说啊,成双成对的是吧?那我不要了,怎么能拆散呢?对吧?”
  
  张翁计看了一眼掌柜的,掌柜的当场倒了下去,哀呼一声:“这世道可怎么活啊!?”
  
  然后就这样口吐白沫了。
  
  张翁计笑道:“公子,你随我来!”
  
  钟南瞪大了眼睛:“他......”
  
  张翁计还是一副笑脸:“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一模一样的玉器,到底是不是两锭银子能够买到的。”
  
  钟南开始犹豫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啊?”
  
  徐小腾当即腾飞而来:“哟!钟……”
  
  “你怎么会在这啊?”
  
  钟南疑惑地看着对方,随即笑了起来:“哇!徐小子,你竟然没有离开,来这儿厮混了呀?”
  
  徐小腾笑道:“还行吧,总之不累。”
  
  随即看向张翁计:“怎么回事?”
  
  张翁计拱手道:“回徐公子,这公子就以两锭银子就想买走掌柜最贵的玉器,掌柜的一气之下恐怕是不行了。”
  
  徐小腾笑得有些意味深长:“那还不去救人,跟钟仙友在这理论什么呢?”
  
  随即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看了看钟南手中的玉器:“恩,是个好东西,钟仙友给钱了吧?”
  
  钟南讪笑道:“给了给了,没......没偷没抢,这老头分明是想讹我!”
  
  徐小腾笑道:“这样啊,那行,那什么,救不活就不要救了,到时候执法队查起来,就说这钟仙友给过钱的了,另外也没有碰到过掌柜的,是掌柜的自己气死的。”
  
  “记住啦,与钟仙友无关!”
  
  张翁计点了点头:“是!随即就把掌柜的拖进去了,也不知道放在了什么地方。”
  
  钟南一听,那还了得,之前司命叔已经告诫过他,不要惹是生非,那掌柜的看上去是真的要死了,这下怎么能让执法队来?
  
  钟南赶紧说道:“既然......既然是掌柜的不舍得忍痛割爱,听说是一对的,那我就不买了,送回去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兴许掌柜的就活过来了呢?”
  
  徐小腾简直是满脑子的黑线,看来这钟南就是一个蛮横之人啊,不过好像很是忌惮被执法队知晓。
  
  徐小腾笑道:“这......这已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要是掌柜的心眼儿小,觉得被你碰过的,放回去也没有原样了......那掌柜的会死得更快呀!”
  
  随后摇了摇头,风轻云淡地说道:“行了,别纠结了,反正掌柜横竖都是死,咱们找个地儿聊聊天去,这么就没见了,是得要好好招待招待一下钟仙友的。”
  
  “那什么,到时候执法队的来的话,你就按照我之前的说啊!可别扫了我贵客的兴致!”
  
  徐小腾拉着钟南就往柳府那边走,边走还边说:“既然是心爱之物,就藏起来吧,别这么明晃晃的,这烟花巷也不是一个善地儿!”
  
  钟南看了看这有些烫手的玉器,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啊!
  
  还没有走到桥头,一个红色身影就瞬间拦住了去路。
  
  “且慢,这位公子要带钟南去什么地方?”
  
  徐小腾笑道:“去柳府,不知上仙是?”
  
  红衣男子笑道:“钟南我来教训,至于去招待什么的就不必了吧?”
  
  钟南一声不吭,面如死灰。
  
  徐小腾暂时没有搭话,而是看着钟南笑道:“只是好东西,存的时间长了,会更加值钱,别捏坏了,花了钱的!”
  
  红衣男子看着这一切,随即哈哈笑道:“有意思,你们俩认识?”
  
  徐小腾拱手道:“回上仙,自然是认识,前段时间升仙上来的时候,刚好遇见的是钟上仙,这不,缘分啊,既然遇上了,自然是要招待的,不知上仙是钟南的......”
  
  红衣男子往前走了一步,钟南想要往后退,但是却走不动步子,徐小腾也直感觉自己的右耳边像是有了一道枷锁一样,死死扣住了钟南。
  
  “我是这小崽子的长辈!”
  
  徐小腾当即诚恳拱手:“红衣长老?”
  
  “嗯?你听过我名字?”
  
  徐小腾笑道:“并没有,不过既然是天仙,最起码也是长老吧?我这还猜得最保守的了,还望上仙不要怪责我的不知趣。”
  
  “啧啧,小子很会说话啊!资质上佳?”
  
  “果然上佳,比之前那小二还要好上些许!钟南,为何你当初不说?”
  
  钟南开始抖了起来:“我不知道你们想要表达什么,但是这件玉器我的确是低价强抢来的,司命叔想要惩罚的话就惩罚我吧!”
  
  “哟?!主动认错?徐公子是吧,你方才说对方没错?”
  
  徐小腾笑道:“有时候,有错就是有错,但是有时候有错也可以是无错!”
  
  红衣男子当即收了笑脸:“这才是你最大的不知趣!”
  
  徐小腾不说话,就当听取教训了,然后,身边的钟南直接消失,将桥头的山石都撞碎了,人也看不见了,应该是在深深的洞内!
  
  徐小腾这才拱手:“上仙之言,小仙受教了!”
  
  红衣男子笑道:“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这应该是你的地盘吧?”
  
  “我算了算,那次你升仙出来到现在也就两个月左右时间,竟然连神仙境界巅峰的修仙者都能指挥得动,不简单啊!”
  
  “另外,你是想教训教训这小子的是吧?”
  
  徐小腾拱手:“这地儿的确是我的,至于教训的话,我可不敢亲自来,只能交给执法队。”
  
  红衣男子笑道:“执法队?兴许都能给他蒙过去!”
  
  “行了,那掌柜的是假死,这些钱,你拿着,应该不止那玉器的钱,算是赔罪了。”
  
  徐小腾笑呵呵地接过来,也不含糊:“上仙深明大义,是小仙我多心眼了。”
  
  “哈哈哈!不过,我有一件事情得问问你,你是怎么和柳府搭上关系的?”
  
  徐小腾想了想说道:“是柳府的婉柳姑娘说要找如意郎君,于是我就来了,反正这其中故事曲折,就那么一回事了。”
  
  “哦?那还有一个问题,以你的资质,去仙宗不难,为何就只停留在这弹丸之地?”
  
  徐小腾笑道:“不瞒上仙,在人界的时候,我就喜欢做生意,到这之前,我还以为仙界是以物换物,比如什么仙器啊啥的,或者秘术啊,仙术的,结果还是以钱来衡量,所以就刚好合我意啊!”
  
  “原来如此,那有去仙宗的意向吗?”
  
  徐小腾笑道:“等我厌倦了,我自然就会去参加招募。”
  
  “倒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问问上仙,之前婉柳姑娘告诉我,说是招募的时候要问那么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加入仙宗。这个问题的答案为何是那样的?”
  
  红衣男子笑道:“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啊!不过,你不说等你腻了再说吗?还是说你这人喜欢防患于未然?”
  
  徐小腾并没有说话,等着红衣男子继续说。
  
  “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也就是测试一下心诚不诚,另外也是防止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不是人的东西混进来。”
  
  徐小腾这才说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吧,也就是常规一问,难不成徐公子这儿有人想要来做事,你都不问对方为啥来,想要做什么的吗?”
  
  徐小腾拱手:“受教了。”
  
  此时,钟南终于哼哼唧唧爬了出来。
  
  红衣男子看了看不为所动的徐小腾,再看看痛苦不堪的钟南,突然说道:“钟南,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在那站着!”
  
  “我没回来,你不准动!”
  
  随后看向徐小腾:“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
  
  徐小腾笑道:“并没有什么事情,就想着上仙既然来都来了,该怎么款待才好呢?”
  
  “不知上仙喝酒吗?我也就酒拿得出手一些了。”
  
  红衣男子笑道:“有何不可?即使是那劣酒,那也是你的一番心意,虽然我是一宗长老,但是这人与人之间的交情嘛,是正常的,也是要有的,我不嫌弃,走!”
  
  “柳府?”
  
  徐小腾摇了摇头:“住不起这么大的宅子,在北边,一下就到!”
  
  到了之后,红衣男子笑道:“这宅子也不小啊,看来这酒并非是劣酒了。”
  
  徐小腾嘿嘿一笑:“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